黑龙江11选5

您所在的位置 > 黑龙江11选5 > 新闻资讯 >
新闻资讯Company News
第五章鬼王剑心(19/62)
发布时间: 2020-06-03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我脱下睡梦游戏机,有点无奈,想不到我居然会变成晶和云的大哥,要是被他们知道,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。我起身准备早餐,心里却无比烦恼,都过了六、七天了,还没有办法联络到非常队友们,唉!其实要解决的方法多得是,跟我老弟说就是最简单的办法,可是偏偏就是不能说……“铃……铃铃……”谁这么早打电话来啊?我怀着疑惑,赶去接电话。“喂?”“小蓝?你没事吗?”卓哥哥着急的声音传来。“我没事,太好了,终于可以联络到人了。”我感动万分,我都忘记还有卓哥哥可以说了。“小蓝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?”卓哥哥的声音很明显放心下来。“我……我在东方大陆……”我越说越小声。“东方大陆?”卓哥哥愣了一下。“你到那边做什么?”“不知道,我跟南宫罪喝完酒以后,醒来就在那边了呀!”我委屈的说。“而且不同大陆还不能互通密语,所以我都联络不到你们。”卓哥哥的声音好像带点隐忍的怒火?“你跟南宫罪喝酒,喝到不醒人事?你是个女孩子,怎么可以不懂得保护自己?”“呃……我在里面是男生啊!”我搔了搔脸,南宫罪和空空应该不会对我这个男人怎么样吧?而且游戏里能被强x吗?嗯……这个问题值得问问小龙女。“但是,还是不行,你毕竟是个女孩。”卓哥哥有点固执的说。“喔……不会了啦,我也不喜欢喝酒啊!”应该是吧?我记得酒很难喝,不过我后来为什么会喝到烂醉啊?怪了!卓哥哥的语气缓和下来。“你差不多该回中央大陆了,别再继续在东方大陆玩,大家都在无垠城等你,尤其是南宫罪带了整整一个冒险团过来,他们很期待能看到你。”“可是我回不去,我身上没钱买船票。”我可怜兮兮的跟卓哥哥抱怨。“要多少钱?”“五千水晶币。”“……我今晚上线时,会问问小龙女有没有办法弄钱去给你。”卓哥哥有点忧虑的说。“不过,无垠城的财政有点紧,不知道羽怜肯不肯拨钱?”“喔……那我自己赚好了。”我有点不好意思,我这个领主还没做什么事,就先扯后腿。“我会跟他们说的。你先接点高级任务,依你的能力,b级任务或许可以独力完成几个也不一定,b级任务有数百金币到数千金币可以拿。”卓哥哥建议着,随后又担忧的说。“但是那难度有点高,你要确定自己不会有危险,才能去做!”(注:冒险者公会提供各式各样任务给玩家去完成,依照难度不同,所给予的奖励也不同,任务难度由高到低为:x、s、a、b、c、d、e、f、g。)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“姐,我的早餐呢?”扬名不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我吓了一跳,赶忙说。“卓哥哥,那就这样了,掰掰。”挂掉电话,我回头看着扬名,确定他脸上除了不满,没有其它怪怪的神情后,松了口气。“现在就去做啦。”邪灵神色沉重的走进非常队目前暂时的秘密集会场所─牢房,果然不出乎他意料外,非常队和暗黑邪皇队在里面躺的躺、睡的睡,猛吃东西的猛吃东西,丝毫没有身为一个城最高统领队伍的模样,邪灵沉声说道。“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跟你们非常队说。”丑狼有点依依不舍的放下怀里的羽怜,踹了踹被一堆设计图埋掉的居,把娃娃从零食中拎出来,最后把睡到流口水的小龙女摇醒。“什么重要的事?”“我知道王子在哪了?”邪灵说着,还带点挑衅的眼神看向居,他满意的看到居变了脸色。“那家伙到底跑到哪去了?”小龙女不满的抱怨。“我们在这做到要死不活的,他这个城主倒是在外面游荡的很愉快。”“他在东方大陆。”邪灵平静的陈述。非常队瞪大了眼,而一旁吵吵闹闹的暗黑邪皇队也安静下来,一时之间,牢房中安静的连火凰的火焰劈啪声都听的一清二楚。终于,居满怀关心和着急的问。“他为什么会在东大陆?为什么不回来?”“他也不知道他在那边的理由,可能是喝醉的关系。至于他不回来是因为……”“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不回来。”小龙女无奈的说。“去东大陆的船票一张要五千水晶币,回来也要五千水晶币,我记得王子身上的钱大概买完去的船票后,就见底了吧。”“什么?五千水晶币?”羽怜脸上的笑容阴寒无比,让两队成员都忍不住为王子默哀三秒钟。邪灵也忍不住避开羽怜的恐怖微笑,他看向小龙女。“小龙女,有没有办法送钱去给王子?”小龙女滴着冷汗,避开羽怜更加凌厉的微笑,僵硬的回答。“本来不同玩家之间是可以汇款给对方的,可是身处不同大陆的玩家之间,连密语都不行了,当然也没有办法汇款。”“什么?那王子怎么办?”居大惊失色,满脑子想的是,王子在远方蛮荒大陆,身无分文、饥寒交迫、衣不蔽体、最后曝尸街头……(东方大陆白虎城:嗯,红油炒手,好吃!我啃着云和晶孝敬的早餐。)“只好叫王子自己赚钱买船票了。”小龙女双手一摊,无所谓的再爬回去睡回笼觉。“嗯……”丑狼抓了抓头毛。“反正那家伙目前在不在这里,对无垠城应该没什么影响,剑无罪早就在无垠城安顿好了,他们已经走不了了,所以王子短时间内不回来也没差。”羽怜微笑。“一毛钱都不给!”“娃娃很想王子哥哥……”娃娃皱眉,然后眼角瞄到零食。“……王子哥哥会跟娃娃抢东西吃,算了。”娃娃再度爬回去吃零食。“等等,王子他在那边举目无亲,又身无分文,我们要去救他啊!”居脸色苍白的喊着不负责任的队友们。“你,哪里都不准去,乖乖去画设计图,。”大家异口同声。“……”邪灵略带无奈,看来小蓝是暂时回不来了……也好,那居就看不到王子了,但是他却可以和小蓝通电话,很好!邪灵扬起嘴角。我双手盘在胸前,在一旁观察着我等等要打的怪物,鬼子。鬼子长得还真像日本传说中的鬼,青面獠牙,头上长短短的角,带把有点短的日本刀,生长地为阴寒又幽深的洞穴,要不是有晶和云的带路,我大概一辈子都别想走出这个九弯十八拐的洞,我看我要小心别跟他们走失了,不然后果可能比无缘无故跑到东大陆还惨。云在静止不动数分钟之“久”后,终于忍不住开口。“大哥,我们什么时候才要开始打啊?不赶快打点鬼角,任务就完成不了了呀!”我无奈,我对这种怪物没半点了解,而且身边也不是平常配合的非常队,甚至没有祭司,要是冒然出手,我怕我会直接加入鬼子的行列……不过,还是得出手,我只好默默的在心里祈祷这种怪不会太强。“云、晶,你们先退远点。”吩咐完后事……是交代完云和晶后,我仔细观察着,找到一个落单的鬼子,我踏着轻盈的步伐,偷偷摸摸走到它背后,猛地一刀就要戳进它的后心窝,可惜鬼子的敏锐度似乎高了些,它身子一转,这一刀只刺进它肩头新闻资讯,绿色黏液般的血猛喷了出来新闻资讯,吃痛的鬼子愤怒的抽出短日本刀新闻资讯,锋利的刀锋马上朝我面门迎来,我一个下腰闪过鬼子的日本刀,念头一闪,干脆变成一个后空翻,双腿踢过鬼子的面门,让它朝后飞去,我空翻一触地,马上朝鬼子飞掠过去,黑刀又朝鬼子砍去,砍下它的右臂膀。鬼子哇哇大叫着,失去右手和武器的它,居然张嘴要咬我,我左手狠狠的掐住它的脖子,右手的黑刀早已同时插进它的心窝,我正要松口气的时候,鬼子居然咬住了我的左手,我闷哼一声,莫非这鬼子的致命伤不在心脏?“大哥,砍头,要砍掉它的头才行!”云着急的吼着。原来如此,明白的同时,鬼子的颈上已没有了头颅,我赶紧丢掉那喷血的尸体,再不丢,我可能等等就会像罐绿油精了。“大哥真是勇猛过人,大哥的英姿让小弟深深感动,大哥的那个后空翻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优雅中又带着刚猛,唉!小弟真是甘拜下风……不过,大哥可不可以麻烦你把鬼子的角割下来?好让小弟完成任务啊?”哇列,要我割角就直说嘛,废话说这么多,说到我头皮都发麻了。发麻归发麻,角还是要割的,我手起刀落,把那只迷你可爱角丢给了云。大约知道了鬼子的强度,是在我可以轻松应付的范围内,我放心的开始拟定帮云和晶升级的计划,略一沉思后,我把晶和云带到一个凹槽状的地方,要他们站在里面。“我负责把鬼子引来。接着,晶,我不会让鬼子伤害到你,你放心的使用法术,云,你架好缓慢结界。”看着幽深的洞窟,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,张开眼,露出淡淡的微笑,鬼子,我来了。我首先引来了一只鬼子,轻轻松松的和鬼子的日本刀你来我往,这时,晶掏出一张符纸,我好奇的偷偷往后看,只见她在符纸上比划几下,把符纸丢出,叱一声。“三昧真火,去!”那张符纸竟然直直的飞向鬼子,我看鬼子似乎有躲的意图,刀光猛闪,逼得它动弹不得,终于那张符纸飞到鬼子面前,瞬间化为三道白色的火焰包围鬼子,鬼子被火焰灼得哀嚎不已,心有不甘的它猛然要扑向晶,可惜,我一个踢腿就让它回到原位。“三昧真火,去!”眼见火焰即将熄灭,晶又再度发出一道符纸。这次,我满意的看着,火焰即将把鬼子燃烧殆尽……“啊……”云突然发出一阵哀嚎。“大哥,鬼角啊!”我闻言,一个顺手削下鬼子的角,然后看着鬼子化为灰烬,看来可以一次引多一点了,我打定主意。于是,鬼子的数量从一只、两只,最后三只,我自觉已经差不多了,再多就没有足够空间让我施展手脚,我就这么一直和三只鬼子纠缠着,尽情的练习防守,从刚开始手忙脚乱的漏洞,到后来平稳到滴水不漏,我越来越熟练防守,这和我之前一昧的强攻模式完全不同,是个不错的训练……但是,真希望怪更强,我不满足的想。引了数十次怪后,我长嘘一口气,淡淡的说。“休息一下。”晶一脸惭愧。“真对不起,大哥,晶都忘记大哥需要休息。”“不要紧。”我坐了下来,回复一点体力。“哇,升了两级,连打到的鬼角都够完成任务了。”云的眼神闪闪发亮。我有点不太想继续打鬼子,这个怪物已经对我没有帮助了,虽然我主要是帮云和晶,不过能够打更高等的怪,对他们应该也是有利而无害才对,想到这,我开口问。“有更强的怪可以打吗?”晶和云的眼神猛地发亮,云更是急急开口。“当然有,大哥,不如我们去打鬼娘吧?鬼娘的鬼角价值比鬼子的高。”我又开口。“怪物特征?”这个问题问游戏狂人云,是再合适不过的,只见他马上侃侃而谈。“鬼娘和鬼子有不少共同点,只是鬼娘的等级要比鬼子要高,它们的要害同样是在头部,不过鬼娘的武器是尖利的长指甲,而且速度比鬼子更快一点。不过以大哥的速度来看,只要一熟悉鬼娘的攻击方式后,就绝对没有问题。”我点了点头。“就打她吧。”我站起,动了动筋骨。“带路。”鬼娘,披着长长的头发,淡青色的皮肤,穿着中国古装,两只手上的长指甲竟泛着锐利的光芒,我一个箭步上前,就与它拼斗起来。游戏狂人云说的果然没有错,鬼娘的确是比鬼子要来得有挑战性,它的敏锐性比鬼子高上不少,我很难刺中它的要害部位,加上它速度又飞快,最初甚至让我闪得狼狈,可惜……我微微笑着, 安徽11选5走势图鬼娘的攻击方式只有刺,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我看准时机, 安徽11选5走势图在鬼娘再度伸出手臂想在我身上戳个窟窿时, 安徽11选5彩票网我完全不动,双眼看准一剎那,在那只鬼手碰触到我时,狠狠将它斩下来,失去了一只手的鬼娘更不足为惧,我把旧方法再度用上,解决了鬼娘……虽然第二次用的时候,有点小失败,身上多了个“小”洞洞。我不动声色,偷偷灌了罐红水,若无其事的回到两人身旁。云的眼神充满崇拜。“大哥真是强,我就知道大哥一定没问题的,大哥我们就在这边等你引怪过来了。”“嗯。”又可以跟更强的怪练功了,我满怀开心的去引鬼娘。“大哥真是强啊,才过了三天,绿晶就升了五级,我也升了两级,果然越级打怪就是升得快,大哥接下来要打什么好呢?”云嘻皮笑脸的奉上一盘红油炒手。我皱着眉,不过还是接过那盘炒手,心想我好像应该开始赚点钱准备回去了,虽然卓哥哥转达,阿狼大哥他们说目前无垠城没有我也没差。我淡淡的说。“我不能再继续待着了。”云和晶都露出惊慌的神情。“大哥你要走了吗?”“不是,我要赚钱,我得赚满五千水晶币。”我吞下一口炒手后说。“赚钱?怎么,大哥缺钱吗?可是之前任务的钱你都没跟我们分啊?”云猛地住口,有点皱眉的说。“大哥你缺钱怎么不跟我们分钱呢?”我默然,还不是云一直狂叫我大哥大哥的,叫我怎么好意思跟你们分钱啊?“大哥,虽然我们没有五千水晶币,不过这些你先拿着吧!”晶拿出一袋钱就推到我面前。我叹了口气,看看云和晶的装备武器都该换了,我怎么能跟他们拿钱呢?“不必了,我自己再去赚就好。”“可是,大哥你真的要离开我们了呀?”云满脸的失望和不舍。“我们又不知道你的名字,连你的模样都不知道,这样分别后,恐怕就是永别了,大哥!”虽然不会是永别,不过要等到晶和云赚到一万水晶币,然后来无垠城找我,恐怕也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,我多希望能够帮他们一齐赚到船票,可是非常队的大家还在等我啊!难道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?晶像是鼓起勇气似的。“大哥,我之前有看到过一个a级任务,奖金很高,而且内容好像也不是很难,是去取鬼王的发带,鬼王和鬼子、鬼女是同一类型的怪物,应该难不倒大哥才对,况且,就算打不过,也可以抢了发带就跑。”听起来似乎很不错?我想到,如果能跟晶和云一起坐船回中央大陆的话,那我应该不会跟来的时候一样,无聊到要崩溃吧?“好,去接任务。”“大哥万岁!”云高兴的欢呼着。在晶和云的带领下,我再度回到了鬼穴。“大哥,我们这次可能要费点功夫找了,鬼王在洞窟深处游荡,似乎不是很好找的样子。”云有点忧心的说。“嗯,找吧。”我和晶、云走向幽深的洞窟里,很快的,上次的练功点已经到了,我停下脚步,拿鬼娘和鬼子松一下筋骨,开始前往从没有去过的更深处,一路上追来的鬼子鬼娘们,我照往例挡住它们,让晶和云多少再练点功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招呼晶和云停下来,稍作休息顺便祭祭五脏庙,我狂啃着东方大陆的烧饼油条和豆浆……“大哥,你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啊?”云一边吃着,一边闲问着。废话,不然死党叫假的啊?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,我只好继续装我的大哥风范。“你叫我什么?”“大哥……”云说到这,噗哧笑了出来。“大哥还真是豪爽,就为了这句大哥吗?”“这样,不会有点不值得吗?”晶看着我,眼里是挣扎?我看错了吧。“你不担心,帮助我们,或许只是白忙一场,或许帮完后,我们分道扬镳,从此不再记得你?”我只是淡淡的说。“会后悔的事我不做,决定做了,就不会去后悔。”晶和云都没再说话,气氛突然有点沉闷?我有点疑惑,我有说错话了吗?不明就里,我还是啃我的油条好了。“啊……”晶突然发出一阵惊叫。我惊讶的转头望去,正好看见晶撞向岩壁的一幕,我定睛看向那个罪魁祸首,这一看,我马上飞身推开了云。一把标准的日本刀刺向我的胸前,我空中转身,伏地,随即后空翻回到晶和云的旁边,我吃痛的抓紧左手正涔涔出血的伤口,却不敢摸出红水来灌,因为我知道,只要一拿出红水,对面眼神凌厉的绯村剑心一定会趁虚攻击。没错!对面那个有着一头红发,一道十字刀疤,一身日本浪人服的怪,绝对就是拔·刀·斋。想不到,我盗用的九龙龙闪终于遇到正主儿了,他应该不会告我盗版吧?我滴下一滴冷汗。云扶起了晶,对我大喊着。“大哥,他就是鬼王,你要小心啊!”什么?拔刀斋是鬼王?难道我之前杀的鬼娘是小熏吗?呃……算了,再说下去,大家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,现在重点是,我深深的觉得眼前的怪非常、非常不好对付,从他居然可以在我没发觉的情况下击飞晶,再来,在我速度全开的状况下,还是伤了我,说明了它的速度可能跟我不相上下,或许,比我更快?我沉重的想,因为速度是我最大的利器了。气氛很沉重,但是拔刀斋还是没有过来的迹象,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跟我对峙,最后,新闻资讯他微微张开嘴巴说。“精灵,为何踏入我的地方,你可知鬼窟不欢迎你?”我暗吃一惊,他居然知道我是精灵?智能化的怪物?这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……等等!智能化怪物?那至少也得是个boss吧……我吞了吞口水,不会吧?如果我的非常队成员在这,我恐怕会豪气万千的说,上吧!你这个有脑袋的怪。但是,现实是残酷的,我连补血用的祭司都没有,豪气马上变成好气啊,气死我啦,为什么我最近倒霉到连赚个钱,都会遇到智能化boss呢?“精灵,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?”拔刀斋突然好奇的看着我。“东方大陆很少有精灵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精灵。”原来如此,所以才没一开始就干掉我。晶和云这时才反应过来。“精灵?大哥?”“我是来跟你借点东西的。”我硬是说了出来,反正要打赢的机率和跟他借到机率好像差不多……无限趋近于零。“发带?”拔刀斋居然自己比了比发带,还笑着。“很多人来跟我打,就为了这条破烂的发带,到底这条发带有什么用?”意思是,很多人都失败了?这只智能怪到底有多强啊?我手脚都发软了。“呃,有个人委托的。”“谁?”拔刀斋居然露出了认真的表情。我哪知道是谁啊?“那个,他、她叫小熏啦。”我胡扯着。“熏?”拔刀斋居然露出震惊的神情。“是她吗?原来如此。”……不会吧?现在是什么情况?我有点愣住,我不会那么好运,其实这个任务不是要打倒这只智能怪?程序设计师不会刚好跟我一样是漫画剑心的忠实读者吧?“你告诉我,熏有说什么吗?”拔刀斋凝重的看着我。说什么?难道这个任务还有前置任务?惨了,我硬着头皮,玩猜猜看吧!“她要我说……说她会永远等你。”拔刀斋眼神一黯。“这个傻姑娘。”他动手解下发带。“告诉她,不要等我,我已无退路。”他带着落寞的微笑,把发带递给张大双眼,怀疑自己真的是狗屎运的我。我低头看着手中血迹斑斑的旧发带,再看看神情哀伤的剑心,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崩裂了,“智能化怪”这词突然从我心里消失,我突然只觉得眼前的是个落寞、被困而不能和心爱人重聚的剑客,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剑心,我问出。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已无退路?为什么要在这当鬼王而不回熏的身边?”剑心看了我一会,最后叹气说。“你不需要知道,只要把这句话转达给熏就好。”我还想问,可是剑心往后一跳,飞快的在岩壁弹跳离去。心头有点沉甸甸,我想着,他只是个智能怪、他只是个智能怪……可是,愧疚却压在我的心头,这发带和那句话永远都没有办法到达小熏手里,而罪魁祸首,却是我。云,这时扶着晶站了起来。“大哥,太好了,原来这任务是这样完成的,我们可以回去领奖金了。”“不,我要去找小熏。”我抓紧发带,下定决心,而我不会后悔。“大哥,可是……”晶变了脸色。我挥了挥手,没有商量的余地,因为我知道我不做,会后悔一辈子,而做了,不管结果如何,我无悔。云和晶都沉静下来,最后云说。“好吧,既然大哥这么决定了,那我们一起去找小熏吧。”我点了点头,把发带交给了云,随后我们三人无语走着,我不停的想着,刚刚剑心的表现,到底智能化怪有没有感情?不可能吧?我摇摇头,觉得有点可笑……那肉包子呢?我不自觉抚着包裹,肉包子有没有感情呢?它会叫我妈妈,会因为我不见了而大哭,会因为我的抚摸而高兴,它有没有感情?我不愿意说没有,不愿意。“大哥,你快来看看,这下面有东西!”云在我的前方,跪在一个断崖边喊着。我带着疑问,往云走去,站在断崖边往下看。“只是一片漆黑?”我发觉脚踝被抓住,惊讶往下看去,云正抓着我的脚踝,我正想问他做什么的时候,背后感到一阵大力猛推,被云牵制住我的脚踝,我动弹不得,只有往前倾去,双脚悬空……最后,往下掉落的同时,我只能转身看见,云和晶那极端复杂的眼神。云闭上双眼喃喃念道。“为什么?大哥你为什么不肯去换奖金呢?又为什么你要把发带交给我呢?为什么你要这么相信我们?”“这次,大哥会后悔了吧!”晶皱眉苦笑着。我脑袋一片空白,然后浮出一个念头─这断崖这么深,我应该可以直接挂点,不会再趴在地上要死不活了。“啪……”我整个人几乎呈现大字型,直接撞击水面,妈呀……好痛,我表情扭曲、嗤牙裂嘴的挣扎,又吞进了好几口冰寒的水,冻得我直打颤,我撑着,想游上去,被水浸湿的斗逢却重得不得了,我七手八脚的解去斗逢,拼命想往上游,意识却渐渐模糊,呜,想不到玩个游戏还能体会这么多种死法……突然,在濒死的边缘,我发现有人抱住我的腰,把我往上拖,是晶和云来救我吗?是吗?我猛地张开眼睛,有点发呆的看着一个男人正在吻我?愣了数秒,我才赶紧推开他。“剑心?”我惊讶的发现,眼前的人居然是刚刚分别的剑心。“你好点了吧?”虽然是关心的话,剑心却仍用冷冷的语气说。我只是呆呆的问。“你在帮我做人工呼吸啊?”“嗯。”我偏着头想,那就不算是我的初吻了吧……不对,我的初吻早就给了表姐了,呜~有没有搞错啊,初吻给表姊,第二次的吻给了npc?唉!我可怜的吻还真是多灾多难。“你被同伴背叛了?”剑心冷冷的站起来。“好像是。”我有点闷闷的说,想不到晶和云竟然会害我,虽然他们不知道是我,可是也不能害人吧!虽然,我大概了解他们想要早点去中央大陆的心情。“你后悔了吧,后悔相信他们。”剑心的眼神冰寒无比。我站起来,搔了搔脸。“不,我不后悔啊,不管如何,我都会帮他们的,幸好他们不知道我的名字和长相,这样以后遇到我,他们也不会感到愧疚,就这样让大哥这个人从此消失,也是不错的结果。”剑心直直的看着我,最后叹了一口气。“我不懂你在想什么。”“呃,这件事很错纵复杂的。”剑心有点挣扎的说。“我得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“喔?为什么啊?”我好奇的想,是谁呢?该不是小熏吧?“这是任务,隐藏任务。”剑心悲哀的看着我。“而我违抗不了。”我讶异的看着剑心,这好像不是一个npc应该说的话吧?我吞了吞口水,难道……难道他真的已经有了情感?我脱口而出。“你到底是不是npc啊?”“我是npc,是吧?”剑心带着迷惑又痛苦的眼神看着我。我滴着冷汗,或许已经不再是了,或许他真的有了感情和意识,我从没有看见过npc会有这样悲伤痛苦的感觉。“你有自己的意识了?”剑心沉默了一会,淡淡的说。“我不知道,只是有一天在跟玩家打斗的时候,突然就觉得事情很怪异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,我好像应该去找一个人,找熏……可是,我听着玩家之间的谈话,越来越发现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,我是npc,而我花了很久的时间,才知道npc的真正意义,从那刻起,我就不知道自已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“你是剑心。”我脱口而出。“你真的想见到小熏吗?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找?”“我已经知道,我只会见到小熏的坟墓,这是剧情安排,我永远也见不到她。”剑心苦涩的一笑。“就算见到了又如何?她和我之间的事真的发生过吗?真的一起生活过?然后,我被暗黑魔神挑战,不幸失败被困在这里,而熏则被困在雪村,两人永不得相见。原本,我最希望的就是见到熏,可是,后来我却渐渐明白了,这整件事都是一场骗局。”我默然,骗局?我从没有想过,我们这些人加诸给npc的,是多么残酷的安排。“不管如何,我得履行系统的隐藏任务,我得带你去见那个人,但是我希望,希望你不要伤害他,可以吗?精灵。”剑心几乎是哀求的眼神。我粲然一笑。“叫我王子,你放心好了,剑心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”“他叫什么名字啊?”我一边问,一边好奇的东张西望,对这个纯白的通道好奇无比,以剑心给我的感觉,我以为我们应该走在类似龙宫或者是神社之类的……“原本叫兰提斯·以蓝玉神麟,不过他要我叫他阳光。”剑心一边带路,一边回答我的问题。兰提斯·以蓝玉神麟?这个白痴名字到底是哪个白痴程序设计师想的,我看他八成是翻字典一字一字凑起来的。“阳光这个名字好多了,他是男的?”“大部分是。”啊?那小部份是什么?“到了。”剑心突然转过身来,而我这时也注意到眼前是一堵纯白,中间镶着一颗红宝石的巨门,那颗红宝石不知道可以买几张船票?我暗自流口水,强忍住想爬上去拔的冲动。“希望你不要伤害他,虽然任务内容是要你和他打一场,不过你不需要动手,阳光他已经不再受任务控制了。”“喔,我了解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高兴的想,幸好不用打,我连剑心都打不过了,更何况是这个无敌变态的隐藏任务。(不但要知道剑心和小熏,回答正确以外,还要吃饱没事做的掉下断崖,这任务不变态,不然啥叫变态?)这时,我丝毫没有想到一件事,不受任务控制的npc到底代表多严重的一件事!剑心推开巨门,一道柔和的鹅黄光线射出来,我用手遮住双眼,只见里面似乎有一个人影,我随着剑心的步伐走进去。“阳光,这是王子,是通过隐藏任务的精灵。”剑心扬起嘴角。“喔?真的吗?”原本慵懒的躺在长椅上的人影,朝我走了过来。我渐渐看清了那个人影,大吃ㄧ惊,黑暗精灵?只见他的肤色和一般黑暗精灵一样偏暗,可是却不是一般的白发,而是银紫色拽地的长发,绑着束高的马尾,再加上翡翠绿的双眸,身上穿着两件式的衣服,下身的裙襬长至地面,脚上没有穿鞋,只有缠着布。我张大着嘴,有没有搞错?不是说东方大陆的精灵很少了吗?怎么隐藏任务居然是个黑暗精灵啊?呃,我突然看见他的耳朵是正常的人类形状,这只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“王子你好,我是阳光。”阳光优雅的对我做了个揖。我皱眉看着,试图猜出程序设计师到底在想什么……阿拉伯王子?我猛然想起,这身服饰和肤色不正是阿拉伯风格吗?原来,原来设计师是想弄出阿拉伯风,我恍然大悟,不是黑暗精灵,是阿·拉·伯。“王子?”阳光好奇的看着我。我回过神来,开心的向新朋友问好,这还是我第一次认识阿拉伯人呢,虽然是个npc。“你好啊,很高兴认识阳光。”阳光和剑心都微微笑着,阳光更是迫不及待的问起外面的情况。由于我对东大陆不熟,我只好把我为什么会来到东大陆的情况先说一遍,然后才开始描述起中央大陆的一切,包括我可爱的非常队友们和不知道完成了没的无垠城。“我真想去看看中央大陆。”阳光微微皱着眉。“好想看看外面,好想见到真正的阳光。”阳光?原来如此,所以你把自己叫做阳光吗?因为你渴望能见到真正的阳光……我下定决心。“你们都跟我走,跟我一起回中央大陆,我不会把你们的身分说出去的,你们可以装做一般的玩家,一定不会有问题的。”“真的吗?你真的愿意带我们走?”阳光笑开了脸。“是呀。”我也笑着,但是又想起一个问题。“不过你们没有我也可以走吧?为什么不走呢?”剑心苦笑着。“不行的,我曾经试过,隐藏任务没有启动,我擅自离开鬼窟的话,会被系统强行传送回来,而阳光更是连这个宫殿都踏不出去。”“那现在可以走噜?”“不行。”阳光皱着眉,叹了口气。“你必须完成剑心的心愿才行。”我转向剑心。“你的心愿?你的愿望还真多耶。”“那是系统规定的……”剑心无奈的说。“这个隐藏任务是,你必须跟我说出委托人小熏的名字,我才会把发带拿给你,拿到我的发带后,你不能拿给冒险者公会,而是拿给重病的小熏,小熏乞求你带我去见她,然后你再回来鬼窟,告诉我小熏即将去世的消息,我就会跟你去见小熏,等见到熏的坟墓后,你再跟我一起去找我的仇家报仇,完成后,我就会变成你的人型宠物。”原来如此,但是,有多少人会知道发带是要这么拿到?拿到后,还要放弃高额奖金,却把好不容易拿到的发带给另外一个npc?还得答应回来带剑心去找小熏,更扯的是,还得帮npc报仇?我滴着冷汗,暗暗问候设计出这个变态隐藏任务的设计师祖宗十八代。“难怪这个任务没人完成过。”“嗯,而阳光的任务更难一些。”剑心无情的说出。“得到我以后,你得要掉下这个断崖,我会救你,然后带你去找阳光,接着,你必须答出阳光的全名,否则就会被阳光击杀,然后永远失去完成这个任务的机会。”“兰提斯·以蓝玉神麟?这个名字,我就是猜到世界末日都不可能猜中。”我崩溃!“我的名字是在完成别的任务才会额外看到,好像是刻在世界最高峰,湛蓝山的预言石碑上。”阳光眼神一转,略带不满的说。“可是我不喜欢那个名字。”“这个任务根本不是让人完成的吧?需要多少巧合才能够做到啊?”我非常怀疑,这种任务要不是剑心和阳光自己有了意识,恐怕放到第二生命关门都不一定会有人完成吧?剑心淡淡苦笑着。“恐怕本来就没打算让人完成吧?光是我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打败过我,我要是变成谁的人型宠物,那价值应该蛮高的。”说、说的也是,我吞了吞口水,要是有剑心,那我还怕谁?就是小龙女都不能再欺负我。“那阳光呢?不会也是变成人形宠物吧?”阳光还是一脉优雅的笑。“嗯,我也是,所以你完成任务后,我才能够出去。”“耶,万岁~不但多两个朋友,而且还是超强的朋友耶!”我高兴的乱蹦乱跳。“朋友吗?”剑心和阳光都笑了,他们果然没选错人。“不过你要先完成所有任务,不然会引起系统怀疑的。”剑心打断我的欢呼。“喔,安啦,有你在我还怕完成不了吗?”我天不怕地不怕的说。剑心领首,继续解释着我们该做的事。“嗯,那我们先去找小熏的坟墓,好像是在最北方的雪村里吧,然后去找暗黑魔神报仇,再来去接预言师的任务,先找三个分散各地的预言师,三大预言师会各给三片地图的碎片,拼起来后,就可以去拿最高峰湛蓝山的预言石,拿到预言之石,交给预言师后,预言师会说出预言,鬼在等待爱人,爱人也在苦等着鬼,只有幽深的地方,才会有希望。”“什么鬼预言……”我满头疑惑,拿到预言的人应该会吐血吧?辛辛苦苦爬上高山,却得到一个怪预言。阳光解释。“主要是在暗示,要先完成鬼王剑心的心愿,然后跳下断崖,才能够见到我。”想得出来的人,不如去签乐透,保证中头奖!我嘴角抽蓄。“好吧,听起来好像不会很难,我就带着剑心去找小熏了,阳光你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!”我满怀自信的对阳光保证,我想,有剑心在,暗黑魔神有什么好怕的?再来不过就是找几个人、爬个山而已,轻轻松松就可以把剑心和阳光都带走,这么好康的事情,不做是傻瓜。“好,我等你们回来。”阳光信任的看着我。我斗志高昂拉着剑心。“走,剑心,我们赶快去做完任务,就可以回来接阳光回中央大陆了。”我拉着剑心,边跟阳光挥着手,踏出了刚刚的白色巨门。“加油,王子,愿阿拉祝福你们。”阳光祝福着我们。拉着剑心,我们回到鬼窟,有剑心这个在地人,我们轻轻松松就走出了鬼窟,看着久违的天空,我舒服的伸了伸懒腰,伸完,却发现剑心一脸呆愣的望着周围,难得看见他的呆样,我忍不住窃笑起来,剑心马上收敛起来,脸上还带点尴尬。我突然想起。“对了,你这个样子走来走去的似乎不是很好,可能会被很多人认出你很像拔刀斋呢!”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喜欢古老的漫画,呃,那个无聊的程序设计师例外。“会吗?只要说我是你的宠物不就好了?”剑心无所谓的说。我不满的看着他。“可是你不是我的宠物啊,你是朋友。”剑心看着我,虽然脸上还是冷冷的,我却从他的眼里看到笑意。“那该怎么办?”“你等等。”我抓出包裹,在里面东掏西找,最后拉出一套我留下来做纪念的新手装,幸好当初没有卖。“穿这个吧!再把头发梳直放下来,应该就没有那么像了。”剑心接过衣服,当场就开始脱下浪人装……呃,我是不是该回避啊?我眼神上飘,偶尔好奇的偷看一下,不过我发誓,除了他不算宽的肩膀、精瘦的手臂、有六块腹肌的腰、和两条略显纤瘦的脚以外,我什么都没有看见!看见他穿好衣服后……呃,是剑心出声说他穿好衣服后,我把他脱下的衣服撕下一条后,替他绑上头带。很好,我满意的看着,穿上新手装后,看起来像个大男孩的剑心,这样看起来和其它玩家就没有什么差别了,甚至还真的蛮像新手的。“我还是叫你剑心喔?应该没有关系才对。”“嗯。”“出发吧,以免阳光等太久。”去找小熏的坟墓噜,当然,我没忘记戴上我可爱的歌剧假面。“不过,雪村听起来好像很冷啊?”我担心着。“没去过,不知道。”剑心简单说之。“你怕冷吗?”我好奇的问。“不知道,应该不怕。”剑心眉一挑,似乎不觉得自己会怕冷。

  原标题:IEA警告:新冠疫情再度爆发将对石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

,,广西快3官网